当前位置:铅笔小说>武侠仙侠>我真不是全能大佬> 第175章 师伯

第175章 师伯

  帝都,炫影机车俱乐部。

  杜阳面色阴沉的看着进门的袁隆,拳头不禁攥了起来。

  他想不明白,自己真心拿袁隆当兄弟,结果他却在一个陌生青年面前给自己脸色看,甚至导致自己在秦宁和穆白锦面前,都丢了大人。

  “袁隆,之前是怎么回事?”庄羽看了眼杜阳,随即丢给袁隆一罐啤酒,并询问道:“那姓徐的小子是谁?”

  袁隆哪里看不出杜阳的恼怒,他打开啤酒喝了几口,这才对着杜阳淡淡问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让你丢人了?是不是觉得你身为杜家大少,就能横着走了?”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”杜阳怒道。

  “什么意思?我今天是帮了你,否则你就算死不了,下场恐怕也不会太好。”袁隆冷笑一声,接着说道:“百味大酒店最上面那两层,你们都听过那个传闻吧?徐先生就是那两层的主人。”

  “那个传闻中的神秘大佬?”庄羽惊讶道。

  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袁隆点燃一根香烟,把前段时间去魔都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,最后说道:“他的能量,恐怕跟你们杜家相比也不遑多让,你招惹他,不是找死嘛!”

  “他……”杜阳面色大变,就连庄羽都露出骇然神色。

  “我最近和段超合伙做的汽车生意,你们也都知道吧?如果没有徐先生,就凭我和段超,怎么可能拿下那两个高档品牌在龙华国的代理权?你啊!就庆幸徐先生没有为难你,否则这件事情最后恐怕得由你父亲出面才能解决了。”袁隆说道。

  杜阳嘴唇蠕动几下,心里的怒意已经消散的干干净净,苦笑道:“老袁,谢了。”

  袁隆摆手说道:“算了吧,咱们之间不用瞎客套,但你以后得成熟点了,别万一哪天再招惹上麻烦人物。虽然咱们几家在帝都很厉害,但咱们龙华国水深得很,那些传承很久,且低调却恐怖的家族,还是有不少的。”

  “我明白了。”杜阳点头。

  徐毅来到这个世界,已经足足有十年半的时间,对很多事情都有所了解,但唯独对武修这一块了解甚少。

  如若不是两月前见到乌道涯,并且拜他为师,恐怕今日见到公孙剑舞,便会被其摆布,陷入对方的媚术中。

  “是时候联系他老人家了。”

  徐毅眯起双眼思索一番,直接上床睡觉。

  只是,他这次睡得时间很短,不到五点便从床上爬起来,洗漱好后,拨通一组座机号码。

  幅员辽阔的云贵山区,一座村庄被连绵起伏的群山环绕,村落面积很大,村子里有几百户人家,村民加起来超过千人。

  清晨时分。

  天还未亮,村庄前的演武场上,一群群村民便聚集在这里,挥汗如雨的练武,这些人年纪大的明显已经年过古稀,年纪小的才四五岁模样。

  古家村。

  全村人人习武,很少有族人外出。

  而在修炼界,这个村里的村民,则被称为隐门弟子。

  “铃铃……”

  村北偏僻的一栋低矮房屋里,忽然响起电话铃声,也惊醒了盘膝修炼中的古天旗。

  他不但是古家村的村长,同时也身兼隐门门主职位,是这里身份最为尊贵,也最德高望重之人。

  古天旗睁开双眼,目光落在几米远的座机上,随着几秒钟的沉默,他还是飘然而起,抓起话筒说道:“哪位?”

  “我是徐毅。”话筒里传来清亮的声音。

  “原来是你小子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不会是来跟我告状的吧?少聪他回来后,跟我说了你们之间的事情,也自愿去了祠堂,立誓此生不再踏出村庄半步。”古天旗说道。

  “师伯,我对莫少聪只是有些失望,并不气恼,更不会打电话向您告状。”徐毅笑道。

  “什么师伯?”古天旗一愣,眼底浮现出几分迷惑。

  “我在前段时间,拜师乌道涯,他老人家是我师父,您自然是我师伯。”徐毅解释道。

  “你说什么?你拜……拜了乌道涯为师?你你你……”古天旗面色勃然大变,眼神里不但充满紧张,还要强烈怒意:“那混蛋在哪?他竟然……”

  “他前段时间去世了。”徐毅说道。

  “去世了?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又如何去世?”古天旗颤声问道。

  徐毅把自己见到乌道涯,并且拜他为师的事情,原原本本说了一遍,最后才说道:“师父他去世之前叮嘱我,不让我刻意把他去世的消息告诉您,除非咱们再见面,才让我说。但我遇到了些事情,所以才主动给您打了电话。”

  “混蛋,他是混蛋,你也是混蛋。告诉我,你现在在哪?”古天旗厉声问道。

  “我现在在帝都,准备过两天便回青藤古镇。”徐毅说道。

  “七日之后,咱们在青藤古镇见面。”古天旗说完,重重挂断电话。

  下一刻。

  他的身影出现在房屋外面,厉声喝道:“古蝶,立即来见我。”

  滚滚声浪,朝着远处传递出去。

  很快,一道闪电般的身影从远处激射而来,而她后面,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位面色苍老的老人。

  “门主,您有什么吩咐?”古蝶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,容貌美艳,气势如虹,哪怕她身为女人身,却依旧如同一柄出鞘利剑。

  古天旗厉声问道:“让你搜罗的药材,都准备齐全了吗?还有饲养的噬魂虫,距离成年还要多久?”

  “四十九种珍贵药材,只剩下主药婆罗花还未找到,至于噬魂虫,只需一年多的时间便能够成年。”古蝶说道。

  “来不及了,去打开门中宝库,把天罗伞取出来,哪怕毁掉这件族内至宝,也必须在三日之内,让噬魂虫迈进成年的那道线,另外,婆罗花找不到就不要找了,用圣药代替。”古天旗阴沉着脸说道。

  “门主,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徐小子那里出了什么意外?”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太婆面色一变,急忙问道。

  “是啊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天罗伞可是聚集灵气的至宝,毁掉太可惜了,还有圣药,咱们隐门现在只剩下两份,不能轻易动用啊!”老汉也急忙说道。

  古天旗看着两位族人,苦笑一声说道:“徐毅阴差阳错,拜了乌道涯为师,并且已经学了《枯木逢春诀》,我刚刚问过他,他已经修炼出内气,而且也已经可以运行整个小周天了,再这么下去,他的身体……”

  “乌道涯这混蛋,他这是要害死徐小子啊!”老太婆立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破口大骂:“他在哪?我非得打断他的腿。”

  “他前段时间去世了。”古天旗眼底闪过一道痛苦,无奈说道。

  去世了?

  两位老人面面相觑,怒意化作悲痛,默然不语。

  “阿蝶,按照门主的意思办吧!徐小子当年帮了咱们大忙,又被乌道涯收为徒弟,不管怎么说都是咱们自己人,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。”老太婆苦笑道。

  “奶奶,我马上就去办。”古蝶答应一声,迅速离开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